媒体报道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 校园新闻 > 媒体报道
山西报导--朱明瑛:为孩子负责,办真正的国际艺术学校
发布日期:2013.03.14    浏览次数:1427次

 

朱明瑛:为孩子负责,办真正的国际艺术学校 

原文见:http://www.daynews.com.cn/sjdsb/tg/688770.html,转载自:山西新闻网 三晋都市报, 2009-01-09 09:55  

9岁的程曼娆看上去有点羞涩,很多问题只用点头或微笑来回答。


她的身后,是她参加奥运会舞蹈节目 《五洲童庆》的剧照,照片上的她翩翩起舞,如同翱翔的小天使。程曼娆和她的小伙伴表演的《五洲童庆》获得了奥组委的一片好评,更博得海内外观众的一片赞声。


很少有人能想到,这位9岁的山西姑娘,受正规的舞蹈训练还不到一年。


“练舞累不累?枯燥不枯燥?”记者的问话还没完,程曼娆突然说了一句:“问朱奶奶去。”扭身跑了,楼道里,回响起她银铃般的笑声。


程曼娆所说的朱奶奶是我国著名歌舞艺术家朱明瑛,她现任北京国际艺术与科学学校校长。程曼娆正是在她的指导下成长起来的。


快乐学习 快乐教学


记者:朱老师,您好,很感谢您对我们山西小曼娆的培养。从我们和她的谈话中,她对您,对咱们的北京国际艺术与科学学校有着深厚的感情。刚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,程曼娆见到自己的母亲时,很有礼貌,不像一般孩子那样扑上去撒娇什么的。这一点咱们学校是如何做到的?


朱明瑛:这种现象在我们学校很普遍。我们一直提倡的就是“快乐学习,快乐教学”。


很多人都知道,舞蹈是一项很枯燥的运动,舞台上一个优雅动作的背后,是舞蹈人无数次的努力和汗水。而舞蹈又需要良好的功力做基础,这种基础就需要从娃娃做起。所以,怎样让孩子适应这里,喜欢这里,是我们学校自创办以来就很重视的一个课题。


记者:您觉得小曼娆的舞蹈技术得到迅速提升,是天赋,还是自身勤奋的结果?


朱明瑛:天赋占很大比例,但再好的天赋也需要后天的指导和锻炼。


在这里,我需要向你解释一下所有来我们学校的学生的条件。第一,他需要有足够的艺术潜力,让我们能把他培养出来,当然,这种艺术不仅仅是指舞蹈,还包括音乐、形体等各个方面;第二,家里面需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,能为孩子将来的发展提供必要的经济保障。有很多孩子的家长给我打电话,希望送他们的孩子来我们学校,我们都没有接收,原因就是没有潜力。说到底,我们也是为孩子负责,不适合干这一行,就别让孩子走弯路。


记者:怎么鉴别孩子有没有潜力呢?


朱明瑛:孩子有没有潜力,专业人员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
再回到程曼娆身上,我第一眼见到这个孩子,就觉得她身上有舞蹈潜质,当时我就欢喜得不得了,心想,这孩子我要了。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和锻炼,事实证明,我是对的。


其实,程曼娆在我们学校还不是最特殊的,我们的学生在国内外得过大奖的不少,奖项也包括舞蹈、唱歌、绘画等各个方面。在我们学校,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特长和优势。


十年筹划夙愿得偿


记者:很多人对您的记忆,可能还是那个边唱边舞《回娘家》的演唱艺术家。到您这个年龄,早已功成名就,不能说颐养天年,至少应该歇一歇了,怎么又突然办学了呢?


朱明瑛:其实,办学是我很久以来的一个梦想。我在国外学习了很长一段时间。那时,我就感觉,在教育设施和教育理念上,我们和国外的差距太大了。从那时起,我就想,如果有条件,我一定要办一所学校。现在我们说要赶超发达国家,而赶超发达国家的第一因素是什么,就是发展教育,教育上去了,其他的才有可能发展,否则,赶超永远是一句空话。


对于办学,我是很慎重的。从开始筹划到最终付诸实施,我用了十年的时间。这十年里我花尽了心思来思考怎么建设学校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报纸上刊登的办学失败的新闻或者消息,我都一条一条剪下来,再认真总结他们失败的原因,是不重视文化课,学校资金不足,或者师资力量跟不上,还是办学的动机就是为了赚钱而不是为了培养下一代。


我办学的目的只有一条,就是培养人才。可以说我把我毕生的积蓄,包括我养老的钱都拿出来办学了,我告诉自己,这个学校,只能办好,不能办砸。


记者:我能理解您办学的热情,也完全相信您办学的初衷,但身为名人,您很难逃脱名人办学的窠臼,这种名人效应,对您来说是压力呢还是动力?


朱明瑛:动力和压力同时存在。在国内,名人办学在政府那里是不被看好的。


优质生源优质师资


记者:我的下一个问题可能比较尖刻,但也代表了很多人的疑问,那就是每一个办学的人都表示自己有能力有信心把学校办好,结果却往往不遂人愿,再一个是,目前有各种各样的民办或者私立学校,您怎么就能保证比其他学校好呢?


朱明瑛:首先,我需要说明的是,我们的学校是北京国际艺术与科学学校,是学历艺术教育学校,它不同于一般的文化课私立学校,在全国,国际学校一共有96所,60%以上集中在北京,但在北京,能称得上国际艺术学校并被有关部门批准的没有几所,我们是其中之一。


与其他学校相比,我们有着更先进的教学理念和更先进的教育方法。比如我们积聚了全国一百多位教师力量,这些老师中除了一位辅导员以外,剩下的全部是高级职称,这就确保了我们教师资源的优质。我们的学生,我刚才已经说了,是从全国各地选拔来的有潜力的学生,在生源上也有了保证。另外我们总结了好多艺术学校只重视专业不重视文化课的弊端,在我们学校,文化课和专业课并重,这就使得我们的学生全面发展,可以说,把我们的学生和北京市一些重点中学的学生做比较,在各个方面,我们的学生不会比他们差,甚至会更强。


记者:学校与国际接轨表现在哪些方面呢?


朱明瑛:体现在方方面面。其实我们的学校就是一所国际化的艺术教育学校。


学生到了学校,首先要恶补英语,这种恶补指的是外教口语上的强化训练,在听说上做文章,而不是普通学校那种简单的单词灌输。另外根据个人喜好,还开设了六个小语种,大家可以自由选修。


第二呢,我们学校在小学阶段,因为长期的一个国内习惯,我们还无法做到像国外那样“零作业”,但我们给学生慢慢适应的机会,到了高中,就没有作业了。给学生更充分的发展空间。


记者:恕我直言,这些好像并不特殊,好多学校都打 “外教”、 “口语”的招牌。


朱明瑛:外教、口语只是我们教学国际化的第一步。


根据成长的需要,我们制定了学生合理的国外学习步骤,学生来我校后,在小学六年级,我们会安排他到我们国外的姐妹学校,学习一星期,到了初中,会安排一个月的国外学习,高中是一学期,大学是一年,以此类推。


根据美国大使馆的建议,和我们实际的摸索,我们将大学教育制定成了“二+一+一”的形式,就是两年在国内学习,一年国外,最后一年回来实习找工作。这也是目前大家公认的最好的大学教学模式。


我们和海外许多国家都建立了姐妹学校的关系,这些学校允许我们使用他们带有知识产权的教学大纲。我们还可以和国外优秀的姐妹学校交换生源。学生毕业后,如果成绩优秀,可以优先留校等等。


记者:朱老师,您办学中,比较困惑的事情是什么?


朱明瑛:没有困惑,就是我自己太忙了。比如,今年是新中国六十年大庆,各种演出不断。我现在正在物色一个人,能把学校的管理担当起来,我好一门心思进行艺术教育,那才是我的本行。


 

特派记者 杨文琴